图片 4

参谋长喊出三个字,兴安一枝花

  1.
  看着陈浩伤重倒在掩体后面,还在关心她的安危,郭婷心里万分的悲伤。这十年来,郭婷见过太多的生死,对生死已经看得很淡,然而,陈浩血糊淋拉倒在掩体后面,郭婷悲痛欲绝。“当家的,不要赶我走,要死死在一起。”
  “啥话,我也想走,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哪个能走得了?听话,给黑石砬子山留点种子。”陈浩抓住郭婷的手,说道:“我在江湖上漂泊半生,就留下这点血脉,为了我,把孩子生下来,替他爹爹多杀几个鬼子。”
  郭婷咬住嘴唇,点点头。
  “老爹,花儿就交给你们了,你一定要把他们带出去。”
  “二当家你放心吧,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把当家的带出去。”
  陈浩叫过赵毅,说道:“兄弟,你我兄弟虽然相处时间不长,肝胆相照,一株花就交给你了。”陈浩拿出自己的佩枪,还有令牌,交给赵毅,又道:“见到它就如同见到我,如果有哪个兄弟胆敢背叛,就用它执行家法。”
  陈浩又叫过小黑子,在他的耳边耳语了一会,这才一挥手,说道:“去吧,弟兄们,祝你们好运。”
  郭婷抹了一下眼泪,一步三回头离开陈浩,二十几人在老爹的带领下,悄然离开战场,消失在夜幕中。
  郭婷在黑石砬子山生活了十年,可以说对黑石砬子山了如指掌,她知道这是往西北方向走,那里是四五丈高的绝壁,根本就下不去。从聚义厅到绝壁这里,有三千多米的距离,这里布置了地雷和各种陷阱,一不小心就会触动机关,只要一有动静,山下的敌人就会闻风而动,迅速包围这里,以逸待劳,别说是二十几人,就是二百多人也会成为敌人的活靶子,被一个个点名。
  离开聚义厅不久,老爹就停了下来,低声说道:“一会儿一个一个跟紧了,看准落脚的地方,有一点响动,我们就前功尽弃了,大家明白吗?”众人低声回答,老爹又说道:“我在前面走,你们跟在后面,千万别掉队。”
  一个时辰之后,老爹带领二十几人来到了悬崖边,老爹一挥手,众人趴在悬崖边向下面望去。断崖的下面有三堆篝火,篝火旁还能看见有人影晃动。老爹用手一指篝火,说道:“我们要想活命,只能消灭下面的敌人,而且必须是悄悄的进行。”
  “老爹,这有些太难了,我们怎么下去还说不上呢,更何况还要……”
  “小黑子,别说泄气话,事已至此,成败全在于我们自己,能冲出去一个是一个。”眼前的形势郭婷看得分外清楚,也很镇定。“老爹,你说吧,我们怎样下去。”
  “怎样下去并不难,大家这是逃命,千万小心一点,别闹出动静来。”
  “老爹,你就放心吧,弟兄们心里有数。”
  “走!”老爹带领大家向右走了两百多米远,停了下来,老爹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找出一根绳索,他将绳索系在一棵大树上,说道“谁先下?”
  “小黑子,你先下,下去之后,注意敌人的动向。”
  “好。”小黑子顺着绳索下去了。
  这一处断崖是天然形成的凸凹,别说是晚上,就是白天,在篝火那里也很难发现。此处断崖有十六七米高,人要是从上面跳下来,很难有活命的机会,另一个方面,鬼子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暗河上,那是黑石砬子山逃命的唯一通道,鬼子已经把从暗河里突围的土匪,都逼回了暗河,这里也就形成了守卫的盲区,在山下负责守卫的伪军,根本就没想到这里会有二十几人不要命地突围。
  小黑子下到地面,晃动一下绳索,就向敌人摸去。
  伪军的防卫很松懈,长枪都架在一起,只有两个哨兵,其余的人都围坐在火堆旁喝酒。小黑子仔细观察一下,并没有发现暗哨。小黑子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下了断崖,只有老爹一个人断后。
  所有的人都下去之后,老爹将绳索拽上来,解开扣子,将绳索绕在这棵大树上,对齐之后,这才将绳索丢下悬崖,老爹就扯住两根绳索慢慢下来。绳索的长度不够,距离地面还有五六米远。老爹稳住身形,一只手掏出百链锁,构筑一块突出的岩石,将脚底下踩稳,一只手抓住百链锁,将整个身体吊在百链锁上,另一只手抓住绳索的一端,慢慢扯下来,绳索掉下了悬崖,老爹扯住百链锁,将自己放下悬崖,距离地面还有一米多高,老爹一松手落在地面,手里的百链锁也收回了手中。老爹的动作干净利落,落在地面悄无声息。老爹将丢在地面上的绳索收拾好,挎在身上。
  二十六人来到小黑子观察敌情的地方,又仔细观察起来。“小黑子,你去解决左面的哨兵,赵毅,你去解决右面的哨兵,其余的人分成三组,你左面,你右面,你在中间,我和老爹策应,都清楚了吗?行动!”
  几乎就在解决哨兵的同时,这些人犹如神兵天降,出现在篝火旁,枪口对准了寻欢饮酒的伪军。有两个伪军想要反抗,被大刀片砍掉了脑袋,伪军排长刚要掏枪,脑袋上挨了一枪托。
  一枝花和老爹落后了几步,黑暗中有人拉枪栓,一枝花的飞刀出手,那个家伙“啊”了一声,就见了阎王。一个撒尿的伪军,见势不妙,拎着裤子就跑,老爹的百链锁出手,铁手击中了那个家伙的后脑,眼见不活了。这是伪军一个满编排,除了有两个病号留在营房,其余三十五人都在这里,七人见了阎王,其余二十八人全部做了俘虏。
  伪军被集中到一起,小黑子开始开始训话。“瞧你们这个熊样,给鬼子当狗,祸害老百姓就那么好?”
  “我们也是被抓来的。”黑暗中不知道谁咕哝了一句。
  小黑子还要说什么,赵毅扯住小黑子的胳膊,说道:“我是山弯据点的赵毅,早就受够了鬼子的气,这才带领弟兄们反水,拿起枪,打他个狗日的鬼子。”
  “你真的是赵排长?弟兄们,脱掉这身狗皮,和赵排长一起走,我们就是这样回去的话,也会被鬼子枪毙。”
  “你们谁是排长?”
  “排长被打死了,我是副排长。”
  “你要是胆敢反抗,你们的排长就是下场。”
  伪军副排长点头哈腰,说道:“回去就是个死,和你们走兴许有个活路。”
  “小黑子,去几个人,将几具尸体藏起来,带上武器弹药,咱们走。”
  这一役,一枝花她们,缴获长枪三十一枝,歪把子一挺,还有两只短枪,并且多了二十八位弟兄。
  五十几人在老爹的带领下,约莫行进了一个多时辰,老爹停了下来,郭婷和小黑子来到前面,老爹用手一指,说道:“你看。”
  不远处有火光,肯定是鬼子的封锁线。
  “老爹,天快亮了,我们不能打,被鬼子咬住就麻烦了。这里肯定会有鬼子的马队和警犬。”
  “右面有一条河,兴许没鬼子。”
  “好,就走那里。”
  众人又走了半个时辰,这才来到大河边,郭婷刚要说话,老爹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大河边已经升起了晨雾,浓重的晨雾里,有一处火光,看不清是鬼子还是伪军,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
  “赵毅,小黑子,你们俩带十几个人过去,搞掉他,尽量用刀,抓一个活的回来。”
  工夫不大,赵毅他们就带领五个俘虏回来。
  “当家的,这五个家伙在火堆旁睡觉,我们都带回来了。”
  “就你们几个?”
  伪军战战兢兢地说:“班长还有几个弟兄在那边。”
  “距离这里多远?”
  “二百多米吧。”
  “其他的还有吗?”
  “排长带领一个班,在一里地远以外。”
  郭婷、老爹、小黑子和赵毅,四人凑到一起商量着。“我们这么多人过河比较慢,那几个人距离太近,对我们是最大的威胁,不解决掉,枪声就会引来鬼子,我们还是逃不掉。”
  “我带几个人把他们干了。”
  郭婷一招手,他的手下押过来一位俘虏,俘虏来到郭婷面前,郭婷拍了一下俘虏的肩膀,问道:“那里是几个人,说实话就放你一条生路。”
  “六个人。”
  “你带路,把他们抓来,好不好?”
  “好!”
  “兄弟贵姓?”
  “姓韩,韩贵友。”
  “韩兄弟,这件事办好了,你就自由了。”
  小黑子、赵毅等十几人,在韩贵友的带领下,向前面摸去,工夫不大,又抓来四位俘虏。“有两个家伙想反抗,被我和赵雄兄弟送给阎王了。”
  “我们抓紧时间过河,过了河我们才算是安全的。”
  “当家的,这里河水比较浅,就是水流急。”
  老爹看了看,说道:“把绳子带过去,有这根绳子就不怕了。”
  “我去吧。”小黑子请命。
  “还是我去吧,我会水,不怕的。”
  郭婷拍了拍赵毅的肩膀,说道:“还是赵兄弟去吧。”
  赵毅带着绳索躺过大河,将绳索栓在一棵大树上,绳子的这头也栓在大树上,这些人就抓住绳索,依次过河,走在最后的还是老爹。他将绳索解下来,拽住绳子的一头,在众人的牵引下也过了大河。算郭婷在内,六十三人,在茫茫晨雾的掩护下,终于跳出鬼子的包围圈,消失在茫茫森林里。
  2.
  时近中午,小分队彻底摆脱了敌人,在一处山坳的小河边,队伍停下来休息,小黑子派出警戒,这才回来。
  三十几名伪军围坐在一起,卸掉枪栓的长枪架在距离伪军十几米远的地方,伪军身上的手雷,早已经挂在土匪们的腰间,那挺歪把子轻机枪,很随便地摆在一旁,两名土匪就坐在机枪旁,距离这伙伪军五六十米远,与一枝花等人形成三角形,还有两名土匪站在这伙伪军不远处,腰间的匣子枪大张着机头,很显然,这伙伪军是昨天晚上刚刚俘虏的,对伪军不信任是很正常的。一枝花她们只有二十六人,派出四名警戒就剩下二十二人,三十七名伪军是绝对的优势,一枝花不得不防。
  “当家的,我们身上就这点干粮,也不够吃的,我去河里看看,能不能弄点鱼回来。”
  “好,老爹,你带一个人去吧。”
  “当家的,用手榴弹没事吧?”
  “我们已经翻过两座山了,应该没问题吧。”
  “好。”老爹向伪军一招手,说道:“你们也来几个人,和我一起去。”呼啦一下子站起来十几人,老爹笑了,说道:“四五个人就可以了,用不了那么多人。”
  于是,韩贵友六人和老爹二人一起走了。
  八人一前一后,沿着小河向下游走去,约莫行进了一千多米,老爹停下来,站在河边左右端详起来。这是一处倒木圈子,被河水冲下来的倒木,横七竖八拥挤在河道的一侧,倒木下面的河水,黑漆漆的,看不见底,河水翻着花。老爹掏出一枚手榴弹,拧开盖,说道:“你们去下游的浅滩,手榴弹响了以后在下水,污水过后,要是有鱼就会飘下来,你们抓到鱼就丢在河滩上,一会儿我也下去。”
  几个人领命而去。老爹看见众人已经准备好,就拉响了手榴弹,准确地丢在水里,他自己躲了起来。“轰隆”一声爆炸,木削横飞,被手榴弹炸起的倒木,随着水流,倾泻而下,乌黑的浑水,使原本清澈的小河,一下子浑浊起来,污水过后,七个人都跳下河,被手榴弹炸死的鱼,也随着水流向下游飘去,七个人手忙脚乱开始抓鱼。这个时候,老爹也来到这里,二话没说,就下河一起抓鱼,鹅卵石铺就的河滩上,到处都是大鱼。
  河里再也见不到鱼儿了,众人这才上岸。老爹命人将捉到的鱼儿,用柳条穿起来,他自己又下了河,一步一步向倒木圈子走去,众人不知里就,都用眼睛盯住老爹。“给我找一个长一点的杆子来,这里还有鱼,得把它弄出来。”
  有几个人也下了水,来到老爹身边,也向水里看去。能看见鱼儿就在河底,白花花一片。
  “钻到水底下捞上来不就完了。”
  “不行,这里都是倒木,万一出不来就危险了,我有办法。”
  有人递给老爹一根小杆,有三米多长,老爹将手里的小杆伸进水里,在鱼身上轻轻一动,静静躺在河底的鱼儿,稍稍有一丝的移动,河水就会托起鱼儿向下游飘去,就被守候在一旁的人逮个正着,直到河底再也看不见鱼儿,八个人这才说说笑笑回来。
  “老爹,你咋知道这里有鱼?”
  “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这里有水就有鱼,抓不完。”
  “我是被抓来的,都出来好几年了,我家那里没有河。”
  “是附近没有吧。”
  “是啊,再说了,这样抓鱼,没手榴弹就抓不到了,老百姓哪里去找炸弹啊!”
  老爹笑了,说道:“捕鱼的方法很多,这只是一种最快捷的办法,更何况会招来敌人,再说了,手榴弹来之不易,留给鬼子多好,一枚手榴弹能报销一名鬼子就值得。”
  “这次也值得啊,恐怕有百十来斤鱼。”
  老爹笑笑没有吱声。
  河滩上早已经升起了袅袅炊烟,老爹他们回来之后,这些人就开始杀鱼、洗鱼,工夫不大,河滩上就飘起鱼肉的香味,让人闻了大开胃口。这些人里面,就老爹没下过馆子,其他人大鱼大肉谁都见过,像这样野炊,只有几个本地人有这个经历,有些人还是第一次经历,都觉得新奇好玩。
  “老爹,这种吃法我还是第一次经历,你老人家经常这样吃吧?”
  老爹一边烤鱼一边说道:“也不是经常吃,要是没有干粮了,就这样对付一口,还是烤野味的时候比较多,一个人吃有一条鱼就够了,用不了这么多。”
  “也这样抓鱼吗?”
  老爹笑笑,说:“傻孩子,我们那里能弄到手榴弹啊!”

1943年3月29日,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洪学智将一份重要情报交到了师长黄克诚手中。这份情报显示:“日军山本中队和伪军一个多中队,于当日抢占了八滩。”

八滩是苏北一个有300多户人家的小镇,位于滨海县东坎镇的东北,这里盛产鱼虾和盐,交通发达,是近百里商贸集散地。

黄克诚看了情报内容后,在地图上用尺子仔细量了量,沉思了片刻说:“打,坚决打!趁敌立足未稳,消灭这股孤立冒进之敌。”

紧接着,黄克诚和洪学智就进攻方向、阻援地域、兵力配置,以及各种保障等进行精心筹划。黄克诚当即命令二十四团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并将师部特务营调给二十四团。

第三师司令部作战参谋程国璠正准备下基层去锻炼,这次是到师部特务营二连任副连长。听到马上要参加战斗,他十分激动。

图片 1

到了连队,连长许俊信叫程国璠同他一道去参加营部作战会。会上,特务营营长陈金保先介绍当前态势、上级意图和作战任务,再进行分工,最后说:“现在对表,时间是16点15分。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清楚了”。

陈金保说:“出发!”

程国璠心想,陈金保真不愧是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指挥干练,三下五除二把任务布置完了。刚要走,听见陈金保说:“请程参谋留步。”

程国璠一回头,陈金保说:“你跟着我行动,随时给你任务。”

程国璠以为要把自己留在后面,着急地说:“营长,我想跟连队到前面去。”

陈金保说:“你放心,仗有你打的。”

图片 2

4月30日20点,部队趁着天黑向八滩扑去。二十四团担任主攻,一营从西向东,二营从北向南,特务营从东向西,三面合围,直取八滩鬼子的核心阵地王家桥据点。另外,三营和阜东总队在西南阙港阻击东坎援敌。

23点整,三颗绿色信号弹划破夜空,顿时迫击炮、手榴弹、机关枪、步枪响成一片,敌人阵地火光冲天。突击部队从东、西、北三个方向发起猛烈攻击,不到二十分钟,外围的伪军阵地被突破了,许多伪军衣服还没来得及穿就当了俘虏,剩下的伪军向王家桥据点逃窜。

王家桥据点由三个大院子组成,形成互相支援的掎角之势。二连副连长叶殿功带着突击队冲在最前面,发现敌人要烧死修工事的二十多名群众时,便奋不顾身冲上去,不幸头部中弹英勇牺牲。一排长刘永福接替副连长继续指挥突击队冲锋。

此时鬼子的照明弹把阵地照得一清二楚,机枪、步枪子弹像雨点般打过来,刘永福和一批战士倒下。担任助攻的四连,发起多次冲锋都遭到挫折。

图片 3

这时,突然一群伪军在前、鬼子在后的敌人从特务营和二十四团的结合部冲了出来。陈金保命令部队坚决顶住,不能让鬼子跑了。新四军集中火力把前面的伪军打倒一批,剩下的伪军掉头就跑,一下就把后面的鬼子队形冲乱了,敌人的第一次反冲锋失败。陈金保命令各连迅速占领有利地形,构筑工事,防止敌人再次突围。

不到半小时,敌人又发起了第二次反冲锋。这次敌人吸取了上次的教训,由日本兵在前,伪军随后。由于新四军占领了有利地形,准备较充分,敌人的反冲锋再次被击退。不过结合部更加脆弱,一旦敌人再冲锋,很可能就会打开缺口。

在这危急关头,陈金保命令程国璠带一个加强班,从侧翼插过去,拿下侧面的地堡群,打通与二十四团的联系,两面夹击堵住缺口。

程国璠带着加强班立即出发。没走多远,发现三个地堡,最近的距他约30米。程国璠喊了一声:“打!”三颗手榴弹在地堡前爆炸,战士们冲上去占领了地堡,并依托地堡向另一个地堡开火。

敌人的机枪也不停地向战士们扫射,子弹“嗖”、“嗖”从耳边擦过,这时也顾不了许多,程国璠借着敌机枪射击的火光,瞄准了枪眼扣动扳机,“啪”的一声,敌人的机枪手被击毙了。

图片 4

战士们迅速冲进去,占领了第二个地堡,还缴获了一挺“歪把子”机枪、两支“三八”大盖和几百发子弹。最后一个地堡的敌人见势不妙,狼狈逃命,新四军部队终于打通了与二十四团的联系。

当程国璠见到二十四团参谋长尹捷峰时,只见他负了轻伤,但仍在坚持指挥作战。程国璠把特务营的情况向尹参谋长汇报后,他当即命令二十四团五连与特务营并肩战斗,坚决堵住结合部。

由于鬼子拼命抵抗,因而二十四团的进攻不顺利,双方展开了对攻拉锯战。一营几次冲锋都未攻入,陈金保负了重伤,流血不止,几位连队干部带伤坚持战斗。

与此同时,敌人三次突围也未能得逞。二营副营长王光汉带领六连从西面突入敌据点,炸毁敌电台,毙伤了一批鬼子和伪军。经过激烈的拼刺刀,新四军终于占领了据点西侧,但王光汉却英勇牺牲了。

剩下的敌人仍然死不投降,尹捷峰参谋长双眼冒火,怒不可遏地喊出三个字的命令:“用火攻!”土造的燃烧弹扔进院内,引燃了大火,里面20多个鬼子和伪军被赶出来,又被外面的机枪和手榴弹撂倒一片,新四军占领了这个院子。

战至拂晓,残敌逃窜,新四军终于夺回了八滩,打了一场大胜仗。此役,新四军击毙日军山本中队长以下50余人,伤29人,俘3人,击毙伪军20余人,伤65人,俘7人。新四军也牺牲24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