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微型小说

江南微型小说。时光倒影千百回,1800余个春浮夏跃之前,江湖恩怨情仇不休,门派林立,然则武林至尊之位却迟未能定。一来未有旷世高人临世,二则余众多为不相伯仲,江湖各方觊觎,却依是无果而终。
  公元208年9月25日,青年才俊燕雨因使的一手绝妙剑法,乃轰动武林,名声在外,不日便获邀参加剑术切磋。当时武林规则,以90天一周期,逢一周期末公开进行一次武林较量,胜者,且能服众者,乃推为武林至尊。
  剑术切磋乃定于姜桑庄园内院进行,少年剑起之处已不见剑影,徒有剑光刺眼,定睛细看处,剑已指心。凡三回,应战者皆引败而回。感其仁义不杀,又尊其剑术高强,乃奉为至尊,余众不复有言。
  少年抱拳谢答,并不言语,剑入鞘,人即无踪。
江南微型小说。江南微型小说。  同日,少年乃创江南流派,广纳贤人,亲传衣钵,只念一身绝学能为后世传扬。
  时光流淌无声,转眼处,已是公元211年9月25日。至此江南流派已在江湖上声名雀起,威名远扬,慕名而来者不胜枚举,燕雨乃不分优劣一并接纳。
  有徒进言曰:师傅,此举不妙,我江南流派乃江湖第一门派,若是毫无根底之辈也一并接纳,岂不影响?
  燕雨莞尔一笑,道:我江南流派兼容并蓄,不以优劣论英雄,此便乃我江南优于其他流派之处。举凡有心向上,皆可入我门下。汝等当善待新来者,此事止于此,后勿再提。
江南微型小说。江南微型小说。  徒儿答曰:徒儿谨记师傅教诲。遂乃行礼告退。
江南微型小说。  当日,江湖再起新秀,壮士释水于山中修行数载,多有过人之处,乃拜别恩师,率流年门派入江湖闯荡。
  恩师叮嘱:江湖风云变幻,更兼江南门派实力不俗,徒儿当事事小心为上。
  释水扣首,道:师傅莫念,徒儿自知一人支撑流年艰难,况江湖门派林立,此番必是艰险无穷,然则徒儿心意已绝,断不敢动摇。
  师傅捋胡露欢颜:徒儿果有大志也,吾心甚悦。
江南微型小说。  此后一年余,释水苦心打理,事事上心,缓步已入江湖门派其二。然于江南流派,仍觉遥不可及,轻易无法超越,乃愈加刻苦。
江南微型小说。  公元213年3月31号,江南同流年再度对决。
江南微型小说。江南微型小说。  燕雨自知流年历史虽不及江南,然其实力早已不可小觑,此番应战,并无完全把握。
江南微型小说。  各式剑种过后,江南同流年已不相上下,唯剩3.3米长剑一项。此项谁胜,谁便接任武林至尊。
  锣声响处,流年弟子已入场上站定,然江南处却迟未有影踪,众奇。
  少顷,燕雨乃起身,抱拳,道:辜负诸位,吾门下弟子一于迟未现身,燕某请求诸位稍作等待,万般不到,着实抱歉。
  闻言,众哗然,不明所以。
  燕雨此刻忧心忡忡,蝉联武林至尊已近五个年头,今若是如此草率便行离去,着实抱憾。
  炉中香已烧至末端,燕雨已然惆怅满怀。火光灭处,一于终是未能出现。燕雨缓缓闭上双眼,已是绝望。
  一时辰之后,一于赶到,拜倒于燕雨面前痛哭,自责不已,伤心欲绝。
  燕雨自是难受胜过旁人,然则为使弟子不至愧疚无法自拔,乃安抚以不怪。眼神余光扫处,泪花却已荡漾万里。
  是夜,江南流派上下,全皆未眠,静等结果。
  公元213年4月1日,姜桑庄园发函告知,江南已别武林至尊,由流年代之。
  览毕,燕雨掩面大泣,侠骨丹心,如今却也柔情似水。
  一于哭进曰:师傅,万般皆是一于之过,若非一于迟来,那流年断不能夺得武林至尊。
  燕雨拭干泪痕,乃曰:徒儿不可妄言,想那流年创立不过一年有余,如今却已可同我江南分庭抗礼。以我江南资质,纵便缺席长剑一项也当是遥遥领先之,然则今未有也,便是徒儿轻胜流年,如此细微差距,于我江南而言,亦是谓为败也。
  如此,弟子遂不复再言。
  荣登武林至尊,流年上下一众皆是欢腾喜庆,释水虽觉欣慰,却并无多少喜色。他知此次列首纯属偶然,若当时江南弟子准时赴约,那自己依是没有机会。而今在外思索,他并不阻止弟子庆欢,他们当有这样的欢庆以期更大的进步。
  庆功宴中途,弟子端杯出外向其敬酒,道:师傅,您怎不入内同我们一道庆贺,此番我们总算打败江南流派,稳居第一。
  释水缓缓回头,道:江南是败邪?
  弟子不知其意,仓促应答:是,应是虽败犹荣。
  释水仰头望月,微闭双眼,轻叹一声道:我派登上至尊之位自是可喜可贺,然江南又何败之有?我流年胜便在于任人有道,辛苦耕耘,加之实力多有,而此些优势,江南又何曾乏过?如今我派立于高山之颠,寒风之中,当更加拼搏才是。
  张灯结彩高欢呼,流年喜庆处,江南却几多愁绪。燕雨下令传召一干弟子举行会议。
  弟子皆心绪沉郁,闷闷不快,惋惜沦坐武林次席,痛心切切。
  弟子坐定,燕雨乃开始发言:四年余至尊之位,一朝沦为他人囊中物,痛心疾首。一于故错,然错不全在一于,事已至此,诘责一于已然于事无补。众弟子当知晓,流年派实力已足可同我江南分庭抗礼,我江南流派向高居人上,如今屈居第二也未尝是毫无益处,唯今迫在眉睫之事当是锐意改革。我向要求尔等公平待人,然则尔等总也无法避开人情事故,相识之人总十分上心,分外耐心教导,更显热情,于新人却稍显马虎,此为一;我江南凡来者无有拒之门外,因故整体实力略有拖累,然则为师不欲废此规定,此为我江南兼容并蓄之大度所在,凡我江南人,汝当一视同仁,此为二;习武之人,当是宽阔胸襟,一时浮沉不足挂齿,从今往后,尔等切记勤加练习,如此才可复我江南光荣。
  众弟子领命下去,眉头稍显松弛。
  于燕雨而言,最欣慰处在于无论江南若何弟子都皆真心实意为江南流派着想,真心守候,不弃不离,虽是间或有些不和谐,也终是无伤大雅。一时失利并无大碍,上下团结,一心一意,有过则改,再接再厉,也便能俯仰无愧。
  次日,燕雨率弟子一众前往流年处拜贺。
  燕雨上前作揖,道:释水兄今率流年派登武林至尊之位,着实可喜可贺,燕某人率弟子前来道贺。
  释水慌忙回礼,道:燕雨兄委实多有客气,我释某人亦非糊涂老儿,若非燕兄承让,今之武林至尊之位我流年派也断然坐不得。
  燕雨微咧嘴角,缓缓道:武林至尊者,非仅武艺卓绝便足矣,我教导弟子无方以至临场迟到,亦是我之疏忽。因而今时至尊之位,贵流年门派仍是实至名归。
  释水抱拳再度施礼,回曰:燕兄果有大将风范,释某叹服!
  道贺之后燕雨遂便别过,临行走近释水附耳道:释兄,90日之后,你我兄弟二人再分高低,若何?
  释水仰天大笑,道:甚善甚善,是敌亦友,燕兄你我兄弟二人公平竞争,如此夫复何求?
  两人终惺惺相惜,不舍别离。
  回到江南,燕雨呆立门口,凝望曾悬挂四年有余的至尊招牌如今换上普通门派匾额,内心不免一阵酸楚,弟子列队排好,默默立其身后,伴其惆怅。
  燕雨泪满眼眶,徐徐转身,欢喜道:弟子们,切莫感伤,胜败兵家常,我们还在一起,便足矣。五年耕耘路漫遥,花开花败共此春。艰险横亘苦其中,幸得我辈共江南。人生乐事耳,燕雨足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