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

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自己的四哥邵光生龙活虎,爱神的雪湖之舞。天空又开始飘雪了,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接二连三的大雨,将已进入尾声的盛夏连带着原本时间不长的秋天都一笔带过,干脆直接进入了冬季。紧接着几天的大风,温度骤然下降,然后跟着的便是一场雪,似乎昭告世人漫长的冬季就这么到来了,而那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秋季已经与人无缘。S市的天气就是这么怪,春天短得可怕,夏天也不长,而秋季似乎只是惊鸿一瞥就转瞬即逝,在这里,冬天永远是四季的主角。我坐在家里,望着窗外天白得发灰,地上的街道已经铺满了薄薄的一层雪,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漫天的雪花从中午开始飘落,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地就这么落入人间。我双手紧紧地捂着杯子想寻找温暖,可是杯子里的热气已淡得看不见,杯身也已经冰凉。我颓然放下杯子,走到窗前。窗户上因为室内与室外的温差已经蒙上了一层层淡淡的水气,我轻轻地搓了搓手,手指在窗户上画了一个圈,当这个圆画好后,水珠与水珠汇合,一串水珠从圆尾滑了下来,在窗户上形成了一个奇怪的“Q”字。我看着这个“Q”不禁笑了起来了,如果说它像“Q”,倒不如说它更像他曾经跟我说过的那只气球。这两只气球惟一的区别是:这只是我画的,所以它的尾线在我手上;而他的那只气球的尾线,永远不会在我手上。他是我的初恋,他叫韩承桓,一个为了梦连命都不要的男孩。他对我说过,他像一只没有牵绊的气球,可以自由地在天上飞,哪怕到最后,飞到大气层后所遭遇的是毁灭,他也愿意。他不愿意有人拿着那根线,哪怕是他最喜欢的女友——我也不行。于是我只好放开手中的线,让它去飞,最终的结果却是我再也不可能看到他。不过没想到的却是他不是死于他的梦想,而是死于与他梦想有着一定关系的车祸。多么可笑,最爱汽车的他却死于车祸,是不是就像别人所说的善于游泳者必溺于水呢,不过想想,也许他连这个都够不上,因为他不是死于自己开车,而是死于别人驾驶失误。他走的时候,正是大雪纷飞的时节。“周润熙,死丫头,快点儿过来帮忙。”房门被敲敲得咚咚响,似乎有不将我的房门捶破誓不罢休的劲儿。“来了,邵光一。”发出声音的是我那个臭哥哥,也不知是觉得自己声音可以和“安七炫”媲美,老是扯着个公鸭喉咙在家叫着,生怕别人听不见他的声音。如果说我和我哥哥有什么不同的话,首先不相同的是我们俩的姓氏,他姓邵,而我姓周,他随母姓,而我随父姓;如果再有什么不相同的话,应该说是我们的相貌完全的不相同,他继承了母亲甜美的样貌,而我继承的是父亲的眼睛。至于其他的不相同,那就太多了,以至于每次遇到熟人,他们都会感叹造物主神奇,兄妹两人居然从相貌上找不出一点儿一致的地方。通常不熟悉的人遇到我们称兄道妹时,临走时都会忍不住问一句: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还是同母异父的兄妹?那个时候,我总会冲着那人甜甜地笑道:“那你猜呀。”而邵光一会瞪着别人怒吼一声:“我们是亲兄妹。”我那个哥哥邵光一仗着自己是家里的老大,在家牛哄哄的,作威作福,原因很简单,因为他考上了市里最著名的学院之一——“舟郡学园”。拜托!这家里又不止他一个人考上了“舟郡学园”,今年我也考入了“舟郡学园”,入学成绩排在全园第二,是全校第二的成绩耶!而当初,邵光一考进“舟郡学园”的成绩是倒数第二。如果我的成绩算是打了一个漂亮的擦边球的话,那么他应该算是打了个惊险的擦边球。我猛地打开门,朝着他叫道:“邵光一,来了,再敲,门都垮了!”每当邵光一毫无顾忌地敲着我的门,对着我大声吼叫时,那肯定是父母亲不在家,因为只有那个时候,他是最放肆的。看着高大的身影往我这边扑过来,我猛地将他推向一旁,“要死了,连敲门也不会。”邵光一扑了个空,直接倒在我床上。看着我瞪着他,他干脆撑着头斜看着我,呲着一张嘴朝我笑着,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你起不起来~?”“不起来!”“起不起来~~?”“就不起来!”看着他一副欠揍的模样,我顿时忍无可忍,刚才恨不得要将我的房门捶烂,现在又赖在我的床上不肯起来,还真是当他这个妹妹是好欺负的,我抬起脚就准备朝他踹过去。他见状,连忙一闪滚下床,我踢了个空,一下子踢到床沿上。脚顿时疼了起来,“疼,好疼。”我抱着脚蹦到床边坐起来,揉着自己的脚尖,疼从骨子里传了出来,扯得我的神经也有些抽搐,忍不住滴下两滴眼泪来。我抬头恨恨地瞄了他一眼,而他似乎正在高兴自己没有被踢到反使敌人陷于慌乱之中。邵光一见到我的眼泪掉下来,吓住了,刚才的兴致似乎不翼而飞,连忙蹲下来查看我的伤口。我伸着脚随邵光一摆弄着,蓦地又是一痛,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我拿起旁边的枕头朝他头上打去。他接过枕头,朝我狠狠一瞪,“好心当成驴肝肺,死丫头,你再试试脚。”我站了起来,走了两步,真的不痛了。我望了站在桌边的邵光一一眼,却见他正得意洋洋地望着我,似乎正在得意他那非凡的手艺。邵光一拿起桌上的茶,一口气就往嘴里灌下去。“喂,邵光一,那是我的茶,要喝茶自己去倒去,别不讲个人卫生。”我的话音还未落,他已经一口气喝了个干净,“冬天喝冷茶味道还不错。”喝完后还用衣袖抹抹嘴。我站了起来,压制住心头火,从桌上抽出一张纸,从他手中夺过杯子,沿着杯沿擦拭着。邵光一搂住我的肩膀,“周润熙,帮我弄点东西吃,求求你了。”我瞄了邵光一一眼,又低下头来擦自己的杯子,这种哥哥,有事就来求你,没事就来整你,天底下哪有这种人。邵光一从我手中夺过杯子,又从一旁抽出一张纸巾学着我的样子,拼命地擦着杯沿,擦完后又递了过来。我皱了皱眉,知道他为了他的肚子可以不顾一切地来求我,我倒要看看他今天会做到什么程度,于是懒得理他。邵光一连忙拉开房中的灯,然后拿着杯子在灯光下照着,灯光透着白瓷杯子折射出半透明的光线,“你看,擦得够亮了吧。”说完,邵光一为了证明他所言非虚,还将杯子在空中转了个圈,“润熙,帮我去弄点儿东西吃吧,我要饿晕了。”望着半空中仍旧打转的茶杯,我连忙叫了起来:“小心。”话音未落,杯子“啪”的一声摔到地上,碎成几瓣,铺了一地。看着一地瓷片,我气坏了,这个家伙每次都是这样,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好事,“就是你,摔破了我的杯子,还想让我跟你弄饭,你饿着吧。”我低头拣着一地的碎片,邵光一也低下头来帮我拣,又不是什么宝贝东西,他居然边拣还连带着要抢我左手已拣好的瓷片。我的手还未松,他却用力一扯,碎瓷片到了他的手里。我的手指蓦地疼得厉害,我看了手指,指腹一条大口子正滴着血。我抬起头来狠狠地望着我那个亲爱的哥哥,“你瞧,你做的好事,你想吃的包饭没了,你想喝的味噌汤也没了。”邵光一一脸歉意地望着我,然后又在我的房间开始四处翻药箱,等他翻出药箱时,我的房间已经乱成一团。手指上的伤口扯得很疼,疼得我根本无法再追究他什么,而他翻开我的药箱后,明明只需要一块OK邦就行了,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还在那里七挑八拣。“喂,你能不能快点儿,要是像你这样种挑法,还不如等我血流干了入土为安好了。”他终于找出一个OK邦,是一个KITTY猫的OK邦。我不禁想仰天长叹,天啦,他就准备在我手上绑上这么个东西,他是个什么脑筋,居然认为我还是适合绑这个卡通似的绷带的年龄!我恨不得跳到湖里淹死算了,找了这么一个哥哥简直是命里的魔星。“喂,你能不能挑个正常一点儿的OK邦?”邵光一拿着手中的OK邦对着我比划了半天,然后一本正经地说:“爸爸的眼光还真不错,我觉得这个挺适合你。”我觉得我的青筋直爆,恨不得找个东西敲破他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哪根筋接错了,还是整个脑袋秀逗了。爸爸给她挑了个OK邦,那还情有可原,在爸爸心目中,自己永远是他长不大的“白雪公主”,而他算哪棵葱,居然敢这样戏弄我。邵光一看到我眼神不对,一边往后退一边还拿着OK邦着对我摇,居然还在那里叫道:“周润熙,这个真的很适合你。”我看到他退到门外,便狠命地将门关上,对着门外叫道:“邵光一,你给我记住了!”“又不是我故意的,我已经赔礼道歉了。”听着门外的人居然还能在那里一脸委屈地申诉,我忍不住叹了口气,于是从药箱里随便找了一个OK邦将伤口缠了起来。“邵光一,周润熙,下来吃饭了。我带了外卖回来了。”叫声还没完全停下,门外就听到一连串连蹦带跑的声音,肯定是邵光一,除了他没有谁听到有吃的会这样。“邵光一,你总有一天会败在你的嘴上的。”我恶狠狠地咒他,边低下身子继续收拾着地面的碎片。幸亏在喝茶之前想了半天,才没有将印着我与韩承桓照片的那个杯子拿出来,否则的话,这一次碎的就会是那个杯子,而那个杯子是我与韩承桓之间惟一的纪念品,如果杯子被摔碎了,我和韩承桓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周润熙,下来吃东西。”母亲再次催我。“来了。”我收拾好垃圾,然后拉开门,却见邵光一仍站在门口,只是手里多了一块炸鸡。他夹着这块炸鸡,在我的鼻前晃了晃,然后自己一个深呼吸,将整块鸡肉丢入嘴里,然后冒出一句:“真好吃呀!”吃了还来诱惑我的馋虫,简直是罪大恶极。我扬起右拳朝他腹部拼命揍了过去,看着他一脸疼痛的模样,我心里顿时爽快了许多。

好像每次遇到张振宇后,我的精神就不是很好,不是精神不振就是昏昏欲睡。看着讲台上老师喋喋不休的嘴巴,我头晕得想睡觉。昨天一整夜,我的脑中一直在他最后说的那句话上打转,怎么也无法入睡。什么叫喜欢好久了?我入“舟郡”学园没多长时间,仅仅几个月而已,难道这几个月就算好久了吗?除非他以前见过我,可是搜寻了好久时间的记忆,我怎么连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在我的记忆中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个人,我敢肯定。难道我的记忆出现了差池?这怎么可能?我的脑袋从来没有被撞过,当然更不可能出现失忆的可能性,到底怎么回事?脑筋如灌了水泥一般重地抬不起头,什么时候下课的我都不知道。我垂下头,趴在课桌上闭着眼睛假寐,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梦中我看到了张振宇,他朝我走来,嘴里说着那句话:周润熙,我喜欢你好久了,久到我自己心都疼了。另一边韩承桓也朝我走来,他温柔地笑着说:周润熙,你会等我吗?突然之间两张脸重叠成一张陌生的脸,那张脸忽而变成韩承桓,忽而变成张振宇。一会儿在对我说:你喜欢的是我,不是张振宇。一会儿又在对我说:你喜欢的应该是我,不是韩承桓。周润熙,你不要囚禁了自己的心……两张脸到最后不停地变幻,根本分不清到底谁是张振宇,谁是韩承桓……我突然惊醒了过来,脑子似乎清醒了许多,我望了望四周,四周的学生仍在课桌上看着书,原来刚才的那一切仅仅是一场梦。我舒了一口气,低下头收拾了一下课本,发现书本似乎厚了许多,我翻开书本,原来里面夹了一张折好了的字条。我拿起字条,这字条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我怎么一点儿印象也没有?我打开字条,里面字迹飞舞,居然是一封邀约信。周润熙同学:你想知道真正的答案吗?请速来“雪湖”一聚,来了就有你想知道的答案。我皱了皱眉,谁知道我心中有疑问,韩水凝吗?应该不会是她。我朝教室里看了看,韩水凝不在教室内。邵光一吗?他这个家伙绝对不会这么正经地给我写字条,如果他想告诉我,一般都是直接冲到我跟前,然后“劈里啪啦”地像放鞭炮似地说,说完了后又像一阵旋风似地走了。难道是张振宇?应该也不会是他吧?管他是谁呢,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收拾好课本,背起书包,朝“雪湖”方向走去。昨夜的雪将学园再次妆点得一片纯白,“雪湖”四周安静得只听到我自己踩着雪的脚步声。“雪湖”四周根本没有任何人,如果不是上面有一串不属于自己脚印的话,也许我认为根本就找错了地方。“……喂,有人吗?……有人在吗?”四周传来了我自己的回音。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我朝发出声源的地方望了过去,一抹身材高大的阴影从那边闪过来。我吓了一跳,“是你吗?……张振宇?……”对方没有任何回答。逐渐地,身影清晰了起来,原来是安子信。他知道什么答案,如果要跟我说话,直接在教室里说就成了,干什么把我邀到这里来?该不会是……果不其然,他来到我跟前,突然跪了下来。“周润熙,我喜欢你。”“为什么要喜欢我?”“因为你很冷,我想用我的心来温暖你!”为什么大家都来这招,难道大家都很白痴吗,还是这个方法的确有效?我冷冷地笑了笑,什么叫因为我很冷?难道我的心比这片湖水还冷吗?“是吗?我的心很冷吗?”安子信点了点头,然后道:“你的心就如这片湖水这般冷,所以你的人看起来是那么的冷若冰霜,让人不可接触。所以我想温暖你的心。”“是吗?我的心就如这片湖水一样冰冷?你想温暖我的心?”“嗯!”“仅仅这样就能温暖我的心?”我说完后,转过头准备回去。“我要用我的身、我的心来温暖你,就像温暖这片湖水一样。”我顿了顿,停住了脚步,然后笑了笑,温暖这片湖水?用一个人的身躯去温暖湖水,这怎么可能做到,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我继续向前走着,蓦地,我听到身后传来了落水声,我连忙转头望了过去,安子信果然跳到湖里。我不禁叹了口气,还是赶紧叫人来救他吧,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是他为我这样跳进湖水,至少我应该找来医生救他,如果时间长的话,人会有危险的。我拨通了校医务室的电话,通知了医务人员来救人。看到他艰难地爬了上来,知道他至少性命无碍,于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