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神的雪湖之舞

母亲带回的外卖在我与邵光一的争抢下所剩无几,邵光一似乎将刚才我抡他一拳的事给忘了,只管拼命与我抢吃的。看着盘子里剩的最后一块炸鸡,我们两个对瞄了一眼,双双将目标瞄准了那块鸡肉。“唉,外面的雪似乎又大了,今年的冬天来得真早啊。”一旁的母亲似乎没看到我与邵光一之间的明争暗斗,只是望了望窗外的大雪忍不住感叹。绝对不能分神,否则最后一块要被邵光一抢走了。我用余光看了邵光一一眼,却发现他也正在偷偷瞄着我。我连忙收回余光,趁他不注意,伸下筷子,将最后一块炸鸡抢回到我的地盘。哈!最后的胜利还是我,我得意地朝他扬了扬眉,却见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还做了一个口型:“我已经吃饱了。”跟我使诈,我是这么好骗的吗?明明刚才还在那里瞪着这块炸鸡,现在居然跟我说吃饱了,摆明了就是想叫我放回原处。没那回事,我将炸鸡在他面前晃了下,然后又在鼻子跟前嗅了嗅,然后一口咬了下去。看到邵光一露出沮丧的神情,我不禁得意地笑了笑,怎么样,跟我斗,还早着呢,要知道我可是“舟郡学园”资优生,哪能这么容易被你骗,哈哈!“不就是一块炸鸡吗?值得这样?”输方的口气向来如此,赢了绝对要乘胜追击,我扬了扬手中仅剩的半块鸡肉。“就是一块炸鸡,怎么样?”说完,我将剩下的塞入嘴里。“臭丫头,算你利害!”邵光一终于俯首认输,他站起身,靠着窗户。“咦,周润熙,快来看,快来看,又上演了……”似乎看到什么,邵光一眼睛盯着外面,手却背在背后朝我招起来。每年都要上演多少次,他居然还看得这么起劲儿。我懒懒地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果然窗户对面正在上演着好戏。我家的窗户就是有这个好处,窗户的对面就是“舟郡学园”的“雪湖”,每次从窗户往外看,可以将对面的“雪湖”一览无余,而每年这个时候这里都会有戏剧性的一幕发生。算来已经连续有三四年了。“唉,你说今年会不会有传奇发生?”邵光一推了我一下。呀!这人也真是的,没看到我还拿着筷子吗,差一点儿都戳到喉咙了。“这种传奇你也信吗?”简直是白痴一个。“你又不是没见过冷冰霜学姐,那句经典的对白——因为你很冷,所以我要用心来温暖你!哇,多棒的台词……”白痴一个,如果冷冰霜学姐不喜欢他,就算他跳一百次湖都没用,说不准最后还闹个肺炎躺进医院了。“……喂,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一年看个几十次也不嫌累!”我朝他耳边吼了过去。“……你看呀!今年的真的很,特,别……”我转过头望向窗外,我的天啦,是够特别的!透过窗户,我看到“雪湖”边站着一男一女。突然,那个女孩子纵身跳进了湖里,而那男孩子只瞄了女孩一眼,就转身离开了。太丢脸了吧!居然有女孩子跳下湖水,要知道这在“舟郡学园”还是头一次上演啊……“啊哈!大新闻噢,这次居然是女生跳到‘雪湖’里面,以往从这里跳下去的可全是男生。”我瞪了邵光一一眼,什么人呀?也不想想女生跳进去万一生病了怎么办?好歹男生有好多肌肉,至少比女生耐冻一点。邵光一指着窗那边那个男生对我说:“周润熙,你看清楚了没有,那个男生是谁?”我冷哼了一声,“我的视力才1?0,而你的视力得有2?0,你都没看清楚,我能看得清吗?”要是我知道这没良心的家伙是谁,不狠狠地踹他两脚才怪呢。“哈,我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邵光一一点儿也不在意我的口气,反而十分得意地说:“他可是和你同时被‘舟郡学园’录取的天才学生——张振宇。”张振宇?张振宇是谁?我开始从记忆里搜索相关的信息。“天才学生”,没听说过。我鄙视地看了邵光一一眼,在他眼里,恐怕只要学习成绩比他强的,他都称对方是“天才学生”。谁知道这个张振宇是哪号人物?邵光一见我不吭声,便“啧啧”称奇道:“周润熙,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你还真是消息闭塞啊!今年你以全园第二的成绩被录取的,不是吗?那你知道第一是谁吗?”我只记得第一名好像是一个姓张的,但“舟郡学园”里姓张的人那么多,谁知道是哪个啊,难道这个张振宇就是“舟郡”的第一名?我冷冷一笑,“舟郡学园”的第一名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又没和他争什么第一、第二,谁管他是哪号人物。如果刚才在“雪湖”边的男生就是那个全校第一的资优生张振宇的话,那我就更不想认识他了,因为我不喜欢大男子主义的男生,更讨厌那种明知到天气很冷,还要别人跳湖的人。仿佛察觉到我的不屑,邵光一突然转换话题,冒出一句:“周润熙,以你的成绩都够上‘恩驰学园’了,为什么你一定要跑来上‘舟郡学园’呢?”看样子这个问题已经在他心里憋了很久了,如今终于找到个时机说了出来。我知道他一直怀疑我不上“恩驰学园”而上“舟郡学园”是因为韩承桓,毕竟韩承桓读的就是“舟郡学园”。对我来说,继续他的梦想只是我考进“舟郡学园”的原因之一,事实上最主要的因素是因为我懒。“舟郡”离咱们家多近呀,近到我从家到学园只需要走几分钟的时间”。我笑着回道:“哥,你难道觉得‘舟郡学园’很差吗?怎么问这么一个问题?要知道你上的也是‘舟郡’啊。”邵光一瞄了我一眼,又将话题转了回去,“明天校园里肯定热闹。”是啊,明天的校园绝对热闹。

“喂,韩水凝你跟他在搞什么鬼?”我问得毫不客气。“拉他去戏剧社呀!”“他去戏剧社?他是谁你弄清楚了没有?”“啊,我忘问了。”我冷不住瞥了她一眼,这丫头拉别人去戏剧社却连别人的名字都没问,也不知道脑筋干什么用去了。“你等等我。”韩水凝对我眨了眨眼睛,转身又往图书馆方向跑过去。“喂,喂,韩水凝,他还在不在图书馆都成问题,下次碰到了再说。”我忍不住朝韩水凝跑的方向叫道。韩水凝似乎听到我在叫她,仅仅是回了个头朝我笑了笑,然后一如继往地朝着那个方向跑过去。这死丫头,就这样把我丢在这里。等不等她呢?算了,还是等她一下吧,你自己心里不是也很好奇他是谁吗?韩水凝去打听不正合你心意吗?内心不禁有一种声音在问我自己,我有吗?我才不要知道他是谁?可是他长得真的好像韩承桓,你真的不想知道他是谁吗?我的心里另一个声音正在诱惑着问。他是谁关我什么事?他长得再像韩承桓也不可能就是韩承桓,真正的韩承桓已经不在了。想到这,我暗暗叹了一声,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两年已经过去了,他的忌日也快到了。正在犹豫时,我看到他正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与他一同走来的居然是韩水凝。太阳将他们俩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一瞬间,我甚至觉得韩承桓朝我这个方向走过来,只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女孩子。远远望起来,他们有说有笑,神情亲密,仿佛一对情侣。当他们走到我的面前时,我竟有点恍惚,他回来了,“韩承桓,韩承桓……”“周润熙,你怎么啦?”瞬间,幻觉消失了,他不是韩承桓。强忍着盈满眼眶的泪水,扬起头望着韩水凝,“没有,一瞬间认错了人。”“是吗?我认识吗?”“不认识。”“你好,我叫张振宇。”他伸出手。“你好,周润熙。”张振宇,是那个被称为天才学生的张振宇,还是其他的张振宇?既然他打招呼,出于礼貌,我也伸出手。张振宇扬着眉对我笑了笑,“我和你认识的那个人长得很像吗?”“嗯。”我冷淡地答应了一声。“看样子我还长了一张大众脸,有机会能和那个长得很像我的人认识一下吗?”“我想没那个机会了。”“周润熙,为什么?”“没什么,只是他已经不在了。如果你真的想认识他的话,应该去天堂找他,我想他应该在那。”我居然能轻而易举地将事实说出来,而且说得这么轻松,一瞬间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可是我就这么说出来了,我到底怎么了?“啊……啊!”韩水凝目瞪口呆。“周润熙同学是不是也进了戏剧社?”突然转移的话题让我呆了一下,我摇了摇头。“她是戏剧社的旁观生。”“旁观生?”张振宇再次扬了扬眉,一脸疑问。“是啊,就是那种只观看而不参与的那种。”韩水凝为她的解释感到十分满意。“那我也当戏剧社的旁观生吧。”“啊!”韩水凝惊异地看着他,怎么变化这么快,一下子从同意加入戏剧社变成了旁观生。我愣了一下,他为什么由决定参加戏剧社而变成旁观生,因为我是旁观生吗?这好像不大可能,我和他素未相识,他怎么会因为我而改变主意?“为什么?”问题居然由韩水凝问出来。“没有为什么,我想在你们排演节目的时候,先参观一下,然后再决定参不参加,毕竟我也不知道我适不适合参加戏剧社。”理由还真是充分,说辞也无懈可击,我再次瞄了他一眼,却见他也瞄了我一眼。“对了,周润熙同学,不知道你已经决定参加戏剧社了没有?”目标转移到我的身上来了。我不喜欢他,虽然他的笑容比韩承桓的笑容更阳光,但是我就是不喜欢,那种相似的笑容对我而言似乎有些刺眼。我笑了笑说:“张振宇同学,我们好像不是很熟耶。不过,我现在决定不进戏剧社了,也不当戏剧社的旁观生了。”“是吗?可是我对你很熟悉。”“是吗?”“‘舟郡学园’的资质生,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考进来……”我扬了扬眉,这个好像全校的同学都知道,这算什么熟悉?“还有呢?”一旁的韩水凝听得是津津有味。“如果我记忆没错的话,你家应该住在离学校很近的地方,好像从你家应该可以看到雪湖的全景……”他怎么知道?我疑惑地望着他,这个好像连我现在最好的朋友韩水凝都不是很清楚,而他却怎么如此清楚。“还需要说得更清楚一些吗?”“当,然,还,要……”回答的是韩水凝那个八卦女生。“哦,现在我决定要参加戏剧社了~!”张振宇莫名其妙地冒出这么一句话,旁边的韩水凝听得竟喜笑颜开。听到这话,我忍不住抬头又望了他一眼,却见他仍旧微笑地看着我。他的眼神极温柔,刹那之间,我似乎又出现了幻觉,我定了定心,再次告诉自己他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你参加戏剧社和我没任何关系!”先撇清关系再说。“是吗?”张振宇突然低下头来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你是韩承桓的女朋友不是吗?而他的梦想就是就读这所学园不是吗?你和他是在超市里认识的不是吗?”我目瞪口呆地望着他,他怎么知道韩承桓,他怎么知道韩承桓的梦想是要读这所学园,他怎么知道我和韩承桓是在超市里认识的?一个个数不清的问号让我有些头晕脑胀。我的脑袋不停地重复着一个问题: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韩水凝莫名其妙地望着我们俩,然后抓着我的手臂,“周润熙,你怎么了啦?脸色怎么这么白?”“你到底是谁?”“我是张振宇呀。”他对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一本正经地说,“周润熙同学,如果想知道答案,你现在应该知道在哪找我。”“喂,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张振宇朝韩水凝笑了笑,“戏剧社见哦,韩水凝同学,周润熙同学,我很期待再次见到你们。”瞬间,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家伙告诉我这么多的东西,就是为了让我去戏剧社找他。那他到底是谁?他和韩承桓到底有什么关系?他知道这个谜对我而言肯定是心如猫抓一样难耐,他也肯定我最后一定会去找他。可我偏偏不如他的愿,我就是不去找他,看谁厉害。我冷冷哼了一声,“我不会去戏剧社的!我绝不会去戏剧社的!”他不以为然地挑了下眉毛,然后对着韩水凝作了个再见的手势,消失在校园的另一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