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神的雪湖之舞,的宣传栏

雪整整下了一夜,将整个城市染成了一片雪白,树枝上结满了一串串的冰溜子。当我来到校园时,校园里已经陆陆续续地来了好多学生,看着一个个穿着蓝色长袍校服的同学,我忍不住想笑——这哪是上学,完全是修道院的修女和传教士嘛!想到这,我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这身衣服,除了帽子、围巾和手套稍微花哨一点外,怎么打量自己怎么觉得难受,也不知道当初这个学园里的老师是怎么设计这身校服的。不过想来他们定是挺满意的,因为他们认为穿着这身校服的女生看起来端庄,男生看起来儒雅。其实端庄、儒雅又怎么能单从这身校服看出来?瞧满园的学生,男生除了这身打扮无从改起外,女生个个都带着鲜艳的围巾、各种样式的帽子以及五花八门的手套。这就可以看出,其实大家都不太满意这身校服。刚进校园门口,就看到宣传栏前围着一大群学生,在那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边说还边用手指着宣传栏。学园是不是又出台了什么新的政策?因为每次学园新政策出台,都会将政策贴到宣传栏。当然,这个宣传栏还有其他作用,就是可以贴一些学园中有求助、求租等需要的学生消息,和刊登学园内最新的八卦消息或者小道消息。但看今天站在宣传栏跟前的人的阵势,一定是学园里出了什么最新的八卦消息。因为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推测,若是学园出台的新政策的话,宣传栏跟前会有三三两两的人边看边议论;若是出现什么求租、求助消息的话,顶多也就一两个人上前瞧瞧就离开了;但若是八卦消息的话,那就不用说了,宣传栏前会围上十来个人边欣赏边议论。而今天的阵势却比平常看八卦新闻的还要多,更特别的是今天看宣传栏的居然是男生多于女生。我刚走到宣传栏,就看到上面放着两张照片,中间夹着一行标题。主标题居然用艳丽的大红色写着‘颠覆版’校园情事再度上演,而副标题则用深绿色写着“校园第一大才子遭遇爱情表白”。据本园最新消息,昨日我校第一大才子张振宇遭遇爱情表白,校园再度上演“雪湖经典传奇”。昨日下午四时,大一文学系女生马琳力邀张振宇于“雪湖”见面。当事人到达后,马琳随即告白“雪湖”经典传奇台词——因为你很冷,所以我要用心来温暖你。并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马琳用跳入“雪湖”的行动来证明,最后被校方救起,送入校医院。事后,当事人马琳证实了事情的发生,并称因为爱情,她愿意再次为了张振宇跳入“雪湖”,只希望能融化张振宇那颗冰冷的心。当记者将此事转述给张振宇后,张振宇不置一词。医护人员称,马琳送入校医院时,因为落水全身湿透而导致重感冒,病情如何发展还需进一步观察。该医护人员称,如果当事人在近期内再度落水,有可能会患上肺炎。校方负责人称,对此事表示关注,希望学生以学业和身体为重。啊哈,居然连校医护人员和负责人都表态了,看样子这事还真的闹得满园皆知。我仔细看了看附在新闻旁的两张照片,男生的表情的确看不清楚他在想什么,不过一旁女生的照片看来倒是挺可爱的。虽然她长得可爱,但是我觉得她的行动很幼稚。正准备离开时,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转过头一看,原来是我的好友韩水凝。看到她的模样,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头上带的帽子,上面还拖着两个小辫子,脖子上围着一条同色的围巾,围巾末梢处还绣了两只可爱的小兔子。她用带着手套的手指了指宣传栏上的照片以及新闻说:“润熙,看了没有?”我点了点头,“看了。”她点了点头,生怕我不明白似的,又用手指了指校园的道路,“你今天去哪?”“上完课去图书馆看看。”“你不知道,这篇报道在学园内已经传遍了,每间教室的门口都有,连吃饭的食堂以及学园的宿舍都张贴了这篇新闻。对了,你不知道学校的上面也有这篇报道吧,后面还跟了不少帖呢。”“连上都有了?”“是啊,这条消息昨天就上了学园的,而且迅速有人跟帖,你今天看到的只是后来的跟踪消息。”“噢,看样子还真被邵光一说中了,今天闹了个满园风雨。”我开始往教室的方向走去,地上的积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可由于校外的积雪很深,每人进来时鞋子上都多多少少带了一点儿,结果地上反而结成一层薄薄的冰,一走一滑的。我就怕走这种冰地,老是感觉重心不稳,稍有不慎就会让我摔上一跤。“啊,你们都知道了?”韩水凝听到这句话,也顾不得脚下滑不滑,拉着我的袖子就问。“是啊,我和我哥是亲眼看到的。喂,小心!”看到她边走边滑,还一只手拉着我的袖子就让我害怕。果不其然,我话音未落她就摔了下去,差点儿将我也拉着滑一跤,幸亏我反应快,及时蹲了下来,才不至于被拽倒。看到她的样子,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她已迅速地爬了起来,见没人看见,便连忙拍了拍身上的土,笑道:“看样子这则消息还是有好的一面,至少现在看来,我摔跤的丑事没人关注了。”“嘁,你当你是谁呀?摔一跤就要被关注,那每天校园宣传栏里的消息都会满出来的。”韩水凝对我眨了眨巴眼道:“是噢,是噢。”我们挽着手走到教室,果然,教室大门口的宣传栏前也围满了人。我瞄了一眼,与校门口上的消息一模一样。上课的时候,教室里还安安静静,可一到下课,我就听到到处都在议论这个张振宇和马琳的事情。课终于上完了。我拉着韩水凝去图书馆,原本想那里应该清静一点,结果刚到图书馆门口就发现,连那里也有一个宣传栏,上面同样贴着这条消息。“舟郡学园”是一个挺大的学园。校园的正中央是国立校园图书馆,而文理、综合系则由图书馆为中心向两边呈发散状分布,而校园内的最著名的景色便是一湖一山一道。一湖,便是“雪湖”。每到冬天,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到湖面,逐渐会形成一层薄薄的烟雾,这层烟雾笼罩在整个“雪湖”的上方,颇像人间仙境,所以每年到了冬天时节,很多谈恋爱的情侣都会选择在这个地方约会。一山,便是“镜山”。镜山上满是参天大树,据说在校园还未成立的时候,这些树就已经存在了,而学园的历史可以追溯到近百年,所以在镜山上最年轻的树龄都有百岁,而这座山也是年轻恋人常来常往的地方。一道,便是校园里通往“镜山”与“雪湖”的一条道路。这条道路是因“镜山”和“雪湖”而出名,所以这条道路被称为“姻缘道”。

告别张振宇回到家后,我才发现几日前我与他之间的那种淡然的关系由于这件事而消失得一干二净。我思前想后,实在不明白男生的想法是怎样的,于是我想等邵光一回来找他聊聊天。晚餐时妈妈看到又差邵光一没回来,不由大发雷霆,宣称如果下次吃饭的时候再看不到他的话,以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晚餐了。当然,妈妈只是说说而已,她已经说过很多次这样的话了,但是到了第二天见到邵光一的时候,早将这些狠话忘得一干二净了。对于我,似乎母亲从未撂下此类狠话,我私底下曾跟父亲讨论过这件事。父亲听后,摸着我的头笑着对我说,那是因为我是母亲贴心小棉袄,从来没有让母亲操过心,当然我也舍不得让母亲担心。可我还是希望有一天母亲在没看到我回家吃饭时,也像对哥哥那样撂下这样的狠话,而再见到我时也还是那般嘘寒问暖。晚上邵光一回来后,我第一次到他房里找他聊天,噢,应该是说上“舟郡”学园后的第一次。对于他的房间,我实在不敢恭维。他的房间永远如狗屋般乱七八糟。整个房间里几乎连多一个人踏脚的空地都没有,地上不是他穿过的衣服,就是一些辅导书、杂志……所有能看得到的“垃圾”在他房间里都能够找到。更夸张的是,有一次曾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一群蚂蚁!原因是他将吃剩下的鸡骨头扔在了地上。结果在妈妈清理他房间时,看见了这群蚂蚁,妈妈当时气得暴跳如雷,拎着邵光一的耳朵让他打扫房间。这件事导致的结果是,从此以后邵光一的房间内绝对不准带吃的进去,哪怕是嘴里含着吃的东西进房也不可以。但邵光一的房间并没有因为那次事件而变得整洁,房间依旧乱七八糟,只是地上比以前略微好了一些。看到他地上的衣服,我拣起来往板凳上一扔,反正那上面东西已经够多了,再多一件也没关系。邵光一瞄了我一眼,又将那件衣服扔回地上。“喂,周润熙,你不要动我的衣服。那件衣服是要洗的。”我扬了扬眉,“难道你板凳上的衣服就不准备洗了吗?”他拿起板凳上的其他衣服往衣柜里一丢,然后将地上的那件搭在板凳背上,“那几件衣服还没怎么穿呢。”我的天,那几件衣服还算是干净衣服?我都看到衣领的内层上已经是灰蒙蒙的了,这样的衣服还能穿得下去?算了,我们家的邵光一只是表面上爱干净的家伙,里面的个人卫生就值得商榷了。那些喜欢他的女生,居然会看上这样不爱干净的人,我还真是佩服!是不是所有的男生都是如此?张振宇是不是也和他一样?看到邵光一的房间,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张振宇的房间是不是也会如此。也许会吧,因为邵光一曾经说过,如果一个男生的房间清理得干干净净,东西摆得有条有理,那就绝对不正常!当他这样说的时候,我脑中就出现一个公式:男生的房间=猪窝!当然我绝不敢当着他的面说出来,否则他不追杀我才怪。“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别在这儿打扰我做功课,还有论文要写呢!”对于我的造访,邵光一似乎一点儿也不欢迎,甚至有点儿驱赶的意味。“喂,你说张振宇的房间是不是和你的房间一样乱七八糟?”“你来骚扰我,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我还是忍不住问出这个问题,邵光一除了一脸受不了我的样子外,居然还用了“骚扰”二字,看样子他真的很忙。“当然不是,我只是想跟你谈谈张振宇,马琳今天来找过我。”“马琳是谁?”晕,他连马琳是谁都不知道?那我就提醒提醒他吧。“就是‘舟郡’学园第一个跳入‘雪湖’的那个女生,虽说她不是为你跳的,但却特满足你的大男子主义的那个女生。”这样解释应该能让他记起来了吧!果然,他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他记起来了。“噢,是她啊,她来找你干什么?为了张振宇的事情?”“嗯,她让我把张振宇还给她。”“噢,然后呢?……”“然后跟我说了一些有关她和张振宇之间的事情……”“有关她和张振宇之间的事情?”邵光一露出一脸好奇的样子,眼睛开始发光,顿了顿后说:“你说说看,她和张振宇之间有什么事情?”“也没什么事情,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怎么能把别人的秘密告诉他呢,看他一脸极有兴趣的样子,看样子他也极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充分证明了男生也有八卦的时候。“那你来问我干什么?”见我什么也不肯说,邵光一顿时兴趣缺缺的样子。“……啊,你不是和张振宇很好吗?”“是啊。”他瞥了我一眼,继续埋头做功课。“他很喜欢我是吗?”“是啊……白痴问题。”邵光一头也不抬,继续奋笔疾书。“可是我听马琳说,他喜欢的是一个从未谋面的女孩子,可是他现在却说喜欢我,我不确定他到底喜欢的是谁?”“……啊,嗯。……嗯?他喜欢一个没见过面的女生?”终于引起了邵光一的注意,他抬起头左右打量了我两眼,然后说:“你确定他喜欢一个从未见面的女孩子?”“不知道,马琳说的。”“……切,她说的你也信啊,你白痴啊!”邵光一横了我一眼,可注意力终于转移到我身上来了。“为什么要相信一个你从未见过面的人?你还真傻啊……”还真是服了他,才说几句话,就句句都在骂我笨。我哪笨啊,我心中只是对他所谓的爱犹疑不定,不是有句话叫做‘事情关己则乱’嘛,否则我还用得着问他?“你说啊,他到底喜欢的是我,还是那个没见过面的女生?”“废话,他说喜欢你就是喜欢你,还用着想那么多干什么?”“为什么?”“没有为什么?要不你直接去问他啊……”要是我能直接开口问他,还用得着来问你吗?我冷冷地瞥了邵光一一眼,看样子他也聪明不到哪儿去。“我说妹子啊,当一个男人说他喜欢你的时候,他就是喜欢你,当然……也有例外的。不过至少我和张振宇都是一样的,否则也搞不到一块去。张振宇,我敢跟你打保票,他90%是这样子的。”“嗯,那我出去了。”90%是这样的?那还有10%的例外呢!算了,看在邵光一信誓旦旦的面上,就相信他吧,10%和90%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第二天,我请韩水凝帮忙告诉张振宇,我在图书馆等他。韩水凝回来告诉我,张振宇听说我约他去图书馆的时候,脸上表情简直是喜笑颜开。末了,韩水凝临走前,还回头嘲笑我说:“你终于开窍了。”她这句话弄得我极不好意思,只觉得脸顿时像火烧了般滚烫。我瞪了她一眼,恨恨地说:“臭丫头,看我日后怎么整治你。”她远远地向我做了个鬼脸,边跑边笑道:“你来啊,你来啊,看看你能怎么整治我。”话音未落,她的脚下一滑,摔了一跤。看着她的样子,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看样子老天都看不下去就决定帮我了。韩水凝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跺了跺脚,对着我嚷道:“他说了,不见不散。”然后一脸气愤地拍了拍臀部脏土后离开了。我来到图书馆,图书馆里十分安静,除了一两个人还在那里翻资料外,所有的桌子都是空的。我挑了初次与他见面时坐的那个桌子坐了下来,见他还没到,于是便借了几本资料书随便翻了起来。等了一会儿,我抬头看了看天色,时间尚早。于是我又开始埋头翻阅资料,而当我再抬起头时,天色已经微沉。我看了看手表,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两个小时过去了。我有些不安起来,难道是戏剧社排练的事情搞晚了?已经到了12月的上旬,正是戏剧社排练紧张的时候,也许他在忙正事吧。我埋下头继续翻看资料,却发现自己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看了半天,资料上的字却一个也没看到心里。我强迫自己定下心,这时图书馆的灯开始亮了。我望了望四周,看书的人走得已经差不多了。这时管理员走到我跟前,“你是周润熙同学吗?现在已经收馆了,请你明天再来。”啊,已经这么晚了,都到图书馆关闭的时间了。我朝管理员点了点头,把书收拾好递给她,将她递还给我的学生证收好。这时听到她说:“周润熙同学,你很认真啊。我在这里观察了好久,你一直埋首在资料里。”“啊……哦……”我不好意思地朝她点了点头,拎着书包离开。她回礼道:“欢迎你再来。”我点了点头,走出图书馆的大门。我向四周望了望,张振宇还没有到,我想可能是戏剧社真的走不开,就决定到戏剧社去找他。图书馆通往戏剧社的道路只有一条,我与他肯定是不会错过的,于是信步朝戏剧社的方向走过去。一路上,偶尔看到三三两两的学生擦身而过,似乎正着急地向图书馆方向奔去。其间我听到一个学生在那说:“刚才又出新闻了,据说又有人跳‘雪湖’了。”我笑了笑,管他是谁呢,多半是个不相干的人。至少有一点能确定,那个跳“雪湖”的人不会是自己,也不会是张振宇。我来到戏剧社门口,看到邵光一正在锁门,而韩水凝站在一旁陪着他。“嗨,韩水凝,哥,你们刚完啊?”邵光一抬头见是我,于是点了点头,然后朝韩水凝说道:“喂,韩水凝,这个锁怎么这么难锁啊,锁里面要上点儿油了吧,你看,都锈得转不动了。”韩水凝见邵光一锁门锁得费力,便应承道:“嗯,知道啦,明天找人来弄一下吧。”“算了,等你弄,你明天肯定忘了,还是我明天来弄吧。”“好啊,”韩水凝瞄了他一眼,又转过头来看着我说,“喂,周润熙,约会约得愉快吧!”“没有啊,我还正准备过来问张振宇是不是才走呢?”“你没碰到他吗?他走了快两个小时了。”韩水凝一脸奇怪地望着我。他走了快两个小时了?我在图书馆等了他近三个小时了啊,那他去了哪里?他根本没有去图书馆?“韩水凝,他知不知道我在图书馆等他?”“知道啊!连今天的排练也只是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呀。”那他去了哪里?难道临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开始有点儿担心,于是笑着对邵光一道:“我还是在图书馆门口等他吧,免得到时候错过了就不好了。”邵光一看着我说:“要不要我陪你等?”我摆了摆手道:“你陪韩水凝回家吧,然后自己回家吃饭。”邵光一点了点头,然后搂着韩水凝的肩膀走了。我又折回头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道路两旁的灯已经开始亮了,一路上仍旧没看到张振宇的影子。我开始有些担心,他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吧?想着刚才路过时听到的那则新闻,我的心开始有些慌乱,那个跳入“雪湖”的人是男是女?该不会跳下去的是张振宇吧?不会的,怎么可能是他,没有理由会是他啊,他曾经说过他绝对不会跳入“雪湖”的,我安慰着自己。可脑子仍旧往上面转悠,总觉得刚才那个跳入“雪湖”的人真的是张振宇。我来到图书馆门口,图书馆的大门已经关了,我只好站在图书馆的阶梯口。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通往图书馆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我站得有些累了,于是将书包放在阶梯上,自己坐在书包上。夜晚的风刮得猛了起来,我觉得有些冷,肚子也饿了。我看了看手表,已经7点半了。他怎么还没来?都已经这么晚了,他不会不来了吧!可是他说了大家不见不散啊,也许他正在赶来的路上,也许下一分钟他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远处的枯树在灯光下显得有些狰狞,我坐在阶梯上不敢动,静静地等着张振宇的到来。风好像无孔不入,我开始觉得有些冷,我想可能是因为我肚子饿了的原故。我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子蜷坐在那里,听着风不停地呼号着。原来等人的滋味是如此的难捱,我冻得开始流鼻涕了,鼻涕似乎很快结成了冰。我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只觉得如果再动一下,我就没有更多的热量支撑到张振宇来了。我好饿呀,饿得想睡觉,现在几点了?是不是已经很晚了?我不能睡觉,如果睡着了他来了,那不是就错过了吗?不能睡,绝对不能睡,可是我的眼皮好沉、好重,我真的好想睡觉。远远地我望见一个人朝我跑过来,那是张振宇吗?我撑起身子想站起来,可是腿使不上劲儿,刚一站起来,又跌回原位。原来不是他,是邵光一,是我哥。“哥,我好冷。”“傻丫头,我们回家去……”邵光一二话不说,拿起阶梯上的书包把套在脖子上,然后一把背起我,朝回家的方向走去。我好想睡,靠在哥哥的肩头,耳边似乎传来哥哥的呼唤声:“周润熙,坚持住,千万不能睡……”我极力想睁开眼睛告诉他,我不会睡着的,但是身体的疲惫使我根本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了。我轻似蚊蚁似地“嗯”了一声,然后又垂下头。“不能睡,周润熙,快到家了,家就在前方,你看家里的灯正亮着呢,妈妈还在门口等着你呢……”我费劲儿地抬起头,不远处的家门口一个人站在那里,我知道那肯定是妈妈,妈妈在门口等着我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