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

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且说徐懋功把他想的主意和程咬金、秦琼等人一说,程咬金说:“好!真有你的!就这么办。”秦琼也赞成。当时徐懋功把宇文成龙推上殿来,宇文成龙被五花大绑,由几名义军推推搡搡来到了魔王殿,见两边武将盔明甲亮,雄赳赳气昂昂站立两厢,刀斧手的大砍刀闪着寒光,又听两旁一声喝喊:“啊!”把他吓得浑身犹如筛糠一般,心说:看来我今日小命儿要完了。不行!我不能死,这要让他们把脑袋砍下去,以后可就不能玩儿啦。又一想:我哥哥武艺高强,威名远振,他们看在我哥哥的面上,也许不会杀我。又一想:不对!我哥哥和他们是敌人,怎么能看他的面子呢?我原来以为有我爹和我哥哥,天底下没有不怕的,谁知我们宇文家的势力还有达不到的地方,看来今日是非死不行啦。唉!死就死吧。我给他们横着点,他们一害怕,也许不杀我呢?心里想横着点,浑身却直打哆嗦,两条腿“扑通”跪在了地上,“饶命啊!各位爷爷饶我这条狗命吧!”程咬金一看:好玩儿啊!丞相的少爷敢情更是熊包。问:“喂!那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我、我叫宇文成龙。”“宇文成龙?就你还成龙哪,我看成狗还差不多!”“谢您替我改名,小子以后就叫宇文成狗。”众人一听哈哈大笑。“宇文成狗!”“有!”“我来问你,你家那个老狗叫什么名字?”“我们家的老狗叫宇文化及!”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徐懋功说:“宇文成龙!”“这位爷爷已经给我改了名,您就叫我宇文成狗吧!”这一下众人更是一阵大笑。徐懋功说:“我来问你,你在京城里边一向作恶多端,今日落到我们义军手里,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想活,爷爷,我想活。您只要不杀我,叫我干什么都行。”“好!既然想活,那就得替我们办点事。”“好!什么事?”“你会写字吗?”“会,会,写得不好!”“你爹认得你的笔迹吗?”“认得!认得!”“你给你爹写一封信,就说你被瓦岗义军捉拿,关在山上,叫你爹立刻命你哥哥撤兵回京城,如若不然,只要你哥哥的兵马一到瓦岗山,我们就先杀了你,再去和你哥哥打仗。这封信会写吗?”“会!”给他备下文房四宝,叫他坐在桌子前去写。这小子拿着毛笔,手直哆嗦,半日只写了个“父亲大人”几个字。徐懋功说:“不要害怕,你只要把信写好了,我们不杀你,这样吧!我说你写。”“啊呀!我的好爷爷!最好是您说我写,让我自己写我没词儿呀!”就这样,宇文成龙写完了信,仍命义军把他带下,关在一间房里,派专人警戒看着他。徐懋功又叫长平王邱瑞写了一封家书,说明自己已经归降瓦岗,派人去接家眷,见信速随去人到瓦岗山来,免得被害。一切准备停当,徐懋功把赛白猿侯君基和于双仁、黄天虎、李成龙叫来:“四位贤弟,这里有两封书信,由你们送到京城,一封是长平王的家书,你们带二十名义军,备上马车,扮作客商模样,到了京城,由黄天虎、李成龙带着人、车在城外等侯,侯、于二位贤弟到王府投书,让其家眷火速出城,由黄、李二位贤弟护送回山。告诉长平王的儿子邱福,不要留恋家财,性命要紧。这一件事办完之后,就到丞相府去投书信。宇文成龙在我们手里,量他不敢奈何你们。但你们要小心方是,你们可在京城闹他一番,然后急速回山,不得有误。”侯君基等四人马上乔装改扮,带了人、车,从后山出了瓦岗寨,直奔京师长安城去了。

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战瓦岗天宝将挂帅出征,退敌兵军师设巧计。且说罗成使用丁延平教给他的单槍破双槍的招数,等到丁延平双槍一进招,他躲过双槍,双马错镫,反背一槍直奔丁延平后背扎来,丁延平略一迟慢,一槍扎在他后面的肋条上,丁延平疼得差点栽下马来,他把双槍并在左手,右手一捂伤口:“疼死我也!”拨马落荒而逃。军中三个主将都在逃命,军中无主,乱作一团
。这时攻打四个山口的裴元庆、秦琼、单雄信、王君可从四面往中央台杀来,把隋军杀得横尸遍野,麒麟山被瓦岗军占领。靠山王杨林在十二家太保的保护下东奔西逃,后来和双槍将丁延平相遇,不久,武王杨方也来到一处,三个人带着残兵败将,好容易走到对青山下,杨林这才长吁一口气,吩咐:“就地歇息,查点人马。”这些残兵败将刚刚席地而坐,还没喘过气来,忽听金鼓大震,号炮连天。杨林、杨方和丁延平急忙上马,直奔谷里走去,待人马全部进了山谷,这时前后两个谷口都响起了喊杀声,两边山上又打下滚木礌石,只见程咬金在山上大喊:“老杨林,你服不服?”这时两个谷口的瓦岗军往中间杀来,程咬金在山上又喊:“抓活的,别让杨林、杨方和丁延平跑了!”双方又是一番混战。杨林、杨方和丁延平死战才突出了西谷口,再清点人数,连兵带将已剩下不足五百人。程咬金鸣金收兵,命军士清点俘虏和战利品,然后敲着得胜鼓,唱着胜利歌回到瓦岗。这时破阵的兵将也都回山。少保罗成没有歇息,带着仆人和姜松、姜焕父子,辞别魔王程咬金、军师徐懋功和他表兄秦琼,要回北平府,众人苦苦相留。罗成说:“我要赶紧回去,免得走露风声,给我父王惹出事来。再说我还要回去劝说父亲,好让我姜家母亲和姜松哥哥、姜焕侄儿我们全家团
圆,谢谢诸位相留,恕弟不能久待,我要告辞了。将来如有用我之处,给我送个信,我定效劳。”众人洒泪而别。罗成走后,瓦岗山上大摆筵席,庆贺胜利。

这一天,他们来到长安东门外,李成龙领着人、车找了一家僻静客店住下等候,侯君基、于双仁和黄夭虎进城,径奔王府。长平王府的家人见到邱瑞的书信,知道事己至此,匆忙带了些细软,假装到城外关帝庙降香,顺顺当当地奔瓦岗山走了不提。

靠山王杨林、武王杨方和双槍将丁延平领着五百来人,逃到金堤关。杨林攻打瓦岗山,一败再败,但他并不懂得惨败的原因是山东义军方兴未艾。义军是受隋朝昏君和贪官污吏逼得走投无路,他们打起仗来人人奋勇;而杨林所率隋军乃不义之军,贪生怕死者多,士气低落,才屡遭失败。他只想他当年帮助隋君统一天下时,率兵转战南北,从没打过败仗,不可能知道那时的隋朝也是方兴未艾,士气旺盛。他所平定的六国如南陈、北齐,都和现在的隋朝一样,君昏臣庸,所以他才能得胜。由于他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在兵败之后,先是痛不欲生,随后又连夜写出奏折,兵败请罪,并要求杨广再派大军,定要剿灭瓦岗心腹之患。杨广接到奏折,吓得面容改色,连说:“孤的江
山休矣!”次日早朝,文武百官朝贺毕,杨广把杨林兵败麒麟山,瓦岗义军大破一字长蛇阵之事讲说一遍,问:“各位爱卿,请献良策,剿灭瓦岗贼寇。”丞相宇文化及早有篡逆之心,朝中一些忠贞耿直之士,一个个俱被他翦除,目下只有长平王邱瑞不肯趋炎附势,他想:这倒是一个去掉他的好机会,于是跪倒启奏:“吾皇万岁!万万岁!臣有本启奏!”“老爱卿有何本奏?”“臣保举一人,可以平定瓦岗。”“卿保举何人,速速奏来!”“万岁!臣以为由长平王邱瑞挂帅,瓦岗山一战可平。”这时长平王也在武班之中,他听了宇文化及的话,知道这是老贼要借刀杀人,于是急忙出班启秦:“万岁!臣领兵带队,平贼灭寇,理所应该。只是臣已年老昏聩,力不从心。老臣战死疆场,为君尽忠,死得其所,只是那么一来,岂不耽误朝廷大事,依臣愚见,目下倒有一人,年轻力壮,武艺出众,三韬六略,俱都精通,由他挂帅,瓦岗定可平定。”“老爱卿!你举荐何人?”“天宝将军宇文成都!”“爱卿!朕也想过。只是天宝将军镇守京师,守在孤的左右,孤怎忍心让他离孤而去。”“万岁!京师现今无事,瓦岗贼势猖獗,精兵良将应用在急用之处,望圣上明察。”“爱卿说的有理!宣天宝将军上殿!”宇文化及在旁边可急坏了,他正合计,宇文成都已经上殿:“宇文成都恭请圣安,愿吾皇万岁!万万岁!”“贤卿免礼平身,一旁落座!”“谢万岁!”“爱卿!靠山王杨林,瓦岗山再度兵败,孤思之再三,只有卿家挂帅,领兵出征,瓦岗山贼寇可平。但不知卿家意下如何?”“万岁!有用臣之处,臣万死不辞。”“好!一言为定,爱卿有何要求?请讲当面。”“万岁,臣视瓦岗贼寇乃癣疥之患耳,非臣夸下海口,臣大兵一到,自当即日荡平瓦岗,只缺一个先锋。”邱瑞脑子来得快,心想:我叫你们一勺烩了得啦!他又急忙启奏:“吾皇万岁!臣保举一人可为先锋!”“爱卿保举何人?”“天宝将军之弟宇文成龙可为先锋!据我所知:宇文兄弟俱都武艺高强,人材出众,他们一个当元帅,一个当先锋,定能大功告成!”宇文化及在旁边一听,心说:老家伙你可损透了,你把我的两个儿子都给抬出来了,要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办,后悔开头不该惹这个长平王。他忙跪下启奏:“吾皇万岁!长平王所言不实,宇文成龙并非武将,万万不能作先锋。”“老爱卿!你儿既有本领,就该报效朝廷,尚希爱卿不要从中阻挡。来呀!宣宇文成龙上殿。”不多时,宇文成龙来到。他本是个花花公子,平时仗着父兄势力,骄横跋扈,朝中大小官员他都看不在眼里。宣他的时候,他听说要让他当先锋官,就以为自己本领大了。他上得殿来,故意拿出满不在乎的样子,昂首挺胸,洋洋自得,来到御案前边,跪倒叩头:“臣宇文成龙叩见皇上,愿吾皇万岁!万万岁!”杨广这一看吓了一跳。心想:他哥哥天宝将军字文成都长得魁梧英俊,一个娘肚里爬出来的,他怎么是这个样子呢?扛枷带锁的细长脖子,蹲监坐牢的特大屁股,充军发配的两条短腿,打狼撵狗的麻杆胳膊,六亲不认的两只母狗眼,两孔上翻的一个鼻子,扫帚眉、扇风耳,一张不会说人话的小嘴,就这长相,他还自命不凡,自以为是美男子。杨广看完之后,问道:“下跪的可是宇文成龙?”“正是为臣!”“朕要派兵攻打瓦岗山,命你为正印先锋官,你可担当得了?”“不就是小小的一个先锋官吗?要让我说,最好当个元帅!”“朕已命你兄宇文成都挂帅,命你为正印先锋。”“既然把元帅给了我哥哥,那我就屈才当个先锋吧!”宇文化及急得直冒汗,心说:你这个傻小子,还吹上啦!真是个不懂事的冤家。现在怎么办哪?又一想:长平王,我也不能叫你脱干净,忙启奏:“万岁!臣儿才疏学浅,武艺平常,臣拟请长平王邱瑞协助我儿宇文成龙,作一个先锋帐前的参军,为我儿参赞军机!请万岁允准!”“好,正合朕意。邱瑞!老爱卿!朕命你为先锋帐前参军,望勿推辞。”邱瑞想:好你个老好贼宇文化及,你这是临死给你儿拉个垫背的,但不好推辞:“谢恩!”

且说侯君基、于双仁二人在京城内游逛了两天,估计长平玉家眷已经走远,这才去给宇文化及送信。他们来到相府门前,见这里戒备森严。二人来到门前,门官喝道:“哎!干什么的?往后退!”侯君基赶紧上前,把手一拱:“诸位辛苦!我们是前敌来的!”“前敌来的!是二少爷派你们来的吗?”侯君基和于双仁一想:看来宇文成龙被拿上瓦岗山的事这里还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天,消息没有传来呢?字文成龙带的五千兵马溃散逃命,都有一个抛弃主将,临阵脱逃的罪名。回京城送信,岂不是自投罗网。所以那五千人一哄而散,逃奔他乡去了。只有宇文成龙的几个亲兵,顺着大路找元帅宇文成都报信儿去了。所以京城里还不知道前敌发生的事。当时候君基忙赔笑脸说:“对啦,是先锋官差我们给丞相送信来了。”“信哪?给我吧!”“这可对不起,先锋官大人吩咐,一定要面交
丞相亲启。”“那好吧!你们进来吧!”说着把侯君基、于双仁让进客室:“二位稍候,我去通禀。”说着门官到里边去了。工夫不大,门官进来说:“相爷吩咐,请二位内客厅相见。”侯、于二人跟随门官来到内客厅,又等了一会儿,宇文化及这才出来。侯君基施了一礼:“相爷!先锋官差我们给大人送来一信。”说着把书信取出送上。宇文化及把信打开,看了一遍,大惊失色:“你们是什么人?”侯君基、于双仁早有戒备,侯君基说:“丞相!您说呢?”“你们是瓦岗山的贼人?”“丞相!请您说话留意。”“你等的胆子不小哇!”“胆小了能造反?”“你们要干什么?”“我们是替你二少爷送信来的,我们本不愿意来,是你的那位宝贝二少爷央求我们来的。怎么样,相爷,你还要不要你的那位二少爷?如若不要了,你就说句话,我们回去也好交
差。”“回去,你们能出得了这相府吗?”“别说你这小小的相府,就是杨广的龙庭,我们也出入自如。”“那你们究竟要干什么?”“你二少爷信上没有说吗?”“说倒说了,不过这退兵谈何容易,当初是奉圣旨去的,现在没圣旨,擅自退兵,圣上岂能答应。”“你不是从来善于上欺天子、下压群臣吗?天子还不是听你的一句话。”“胡说,你这是污辱当朝宰相,罪该万死!”“行了,我的当朝宰相,我们罪该万死,死不足惜。别忘了你的宝贝二少爷,你不答应退兵,他也是罪该万死!”“这……”“这什么?这么办吧。你也给你的二少爷写封信,我们帮你的忙,给你带回去,退兵不退兵,你可在信上和他讲。您看如何?”“我来问你,你们是什么人,是否已经告诉了门官。”“这个你可放心,我们只说是前敌来的,是先锋官差我们送信来的。”正在这时,忽听门官在客厅外边说:“启禀相爷!大少爷天宝将军从前敌派人送信来了。”“把信呈上来。”门官进来,双手捧着书信递给宇文化及。宇文化及急忙拆开书信观看一遍,脸上露出焦急之色,但他故作镇静说:“我的大儿子宇文成都你们听说过吧!他的武艺在你们这些人里也许有人领教过,他立刻就要进军瓦岗,你们无人能敌,我不难为你们,放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首领,好好待承我的二儿宇文成龙,等到宇文成都大兵到时,开寨门归降,那时我奏明圣上,可以保全瓦岗山众人的性命!”“宇文化及!我告诉你,我们瓦岗山上的英雄豪杰,俱都是不怕死的硬汉子。别说你的宇文成都还不见得能全胜,就算他能打胜,那时你的二儿子宇文成龙怕就成不了龙要成鬼了。你还要不要你的二儿子,你自己拿主意。”说着,二人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宇文化及可真着急了,他也知道瓦岗山上的人不怕死,宇文成都要真进兵到瓦岗山,二儿子的命肯定不保。他又最疼宇文成龙,忙说:“二位请勿着急,待我再从长计议。”“既然如此,今日天色已晚,你可从长计议。我们要出去办点事,明日来听你的回话。”宇文化及的心里很矛盾,放不放他们走?抓起来吧,怕消息传到瓦岗山,宇文成龙的命难保;不抓他们吧,又怕这个风声传出去,没救了儿子自己反倒有了通匪之罪。就在他犹疑的时候,侯、于二人已经站起来往客厅外走去。老贼一急,说了一句:“请你们二位明日一定来!”“那个自然!”老贼无奈,只好喊了一声:“送客!”侯、于二人大摇大摆走出了相府。两人来到外边,找了座酒楼,要了酒饭,边吃边喝边商议。侯君基说:“看来老贼还二心不定。”“是呀!你看咱们该怎么办?”“我看咱们得帮他一把,来,吃饱喝足,照军师的妙计,咱们到外边去闹他一番。”“好!”两人吃喝已毕,先买了一些爆竹,然后来到京城鼓楼大街,见天色将晚,街上行人如织。他们便上到鼓楼之上,一个人敲起鼓楼上的大鼓,一个人放起爆竹。侯君基站到鼓楼上对下边大喊:“行人百姓不要惊慌,我们是瓦岗山的义军!瓦岗山义军的大队人马就在城外,立马就要进城,杨广的天下坐不成了。”于双仁却蹿到鼓楼旁边一家铺户的楼顶上,大声喊:“瓦岗义军进城了!买卖铺户不要惊慌,我们只杀昏君,除奸臣,不抢不夺,不杀老百姓。”两个人轮换着上房喊话,这时街上已经大乱,巡街的隋军立报守护京师的衙门,大批官军在街上望风扑影的追捕。他们闹不清瓦岗山究竟来了多少人,看见老百姓,认为形迹可疑就抓起来。而那侯、于二人到处跑、到处喊,跑来跑去,跑到一道红墙
外边,这里莫不是皇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搬倒葫芦洒了油。军师叫咱们闹,小闹也是闹,大闹也是闹,咱们就到皇宫里边闹他个天翻地覆,让杨广觉得京师就要完蛋,看他还打不打咱们瓦岗。两人商量毕,趁一队巡兵走过后,一纵身跳上皇宫院墙,往里瞅没人,一翻身跳了进去。皇宫里边房子多,院子大,真所谓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到处是灯火明亮,金碧辉煌。他们在皇宫里边东撞一头,西撞一头,撞来撞去撞到杨广的养性宫,老远就听见吹弹拉唱之声
,悠扬悦耳。两人来到院里,正房五间大厅,杨广在一张床
上歪着,宫娥给他捶腿揉背,地上有十几个女子随着一个小乐队奏出的乐曲,翩翩起舞。侯君基小声和于双仁说:“这一回行啦!咱们摸到老根儿上来啦!咱们就打这里闹起,你看怎么样?”于双仁说:“好!我跟着你!”说着,侯君基一拉钢刀,纵身上了台阶,一掀门帘,大喝一声:“昏君杨广,老百姓水深火热,饿得走死逃亡,你在这里歌舞升平享清福。告诉你!瓦岗山的义军已经打进京城,你的江
山就要完蛋了。”于双仁也手持钢刀,蹿进屋里:“昏君!拿命来!”这一下,养性宫里可就乱了套了。杨广吓得钻到桌子底下,两个贴身侍卫闻声赶来,护着杨广从暗道跑了。只剩下歌女们吱哇乱叫,到处乱钻。桌子翻了,椅子也倒了。侯君基和于双仁找不见暗道,便在养性宫里一阵乱砸。这时,有两座高脚蜡杆倒了,火头烧着了帐幔,刹时间,屋里起了熊熊大火。侯君基和于双仁看闹得差不多了,一打招呼,出了养性宫,又跳城墙翻出城外,连夜回瓦岗山交
令去了。

宇文成都登台拜帅,统兵五十万,择吉登程。先锋官宇文成龙、参军邱瑞带兵五千先行。这一天,来到瓦岗山金鸡岭外,安营下寨。宇文成龙命击鼓升帐,会集群将。众将到齐后,宇文成龙说:“各位将军!本先锋要立刻攻占瓦岗山寨,务要一战必胜,等我哥哥大帅宇文成都到来之时,贼寇已平,那时才显得我这个先锋本领高强。来呀!立马进兵!”邱瑞一看,这哪是打仗,这不是吹牛玩儿吗?只好上前拦阻:“先锋官大人,万万不可!”“怎么不可!”“大人!我军兼程前来,一路劳顿,人睏马乏,眼下应安营扎寨,令军士埋锅造饭,吃饱喝足,养精蓄锐,那时再战不迟。”“长平王邱参军!当今皇上降恩,命你在本先锋帐下作一参军,你就应赤胆忠心,为皇上尽忠。而今本先锋要进剿贼寇,你竟胆小如鼠,怠慢军心。瓦岗草寇,听说本先锋到来,定然吓破了胆。有道是兵贵神速,我们出其不意进攻山寨,他们定然是不战而降。来呀!鸣鼓进军!”邱瑞想:我看这小子不是打仗,是来送死来了,你在京城之内,仗着父兄势力,欺负老百姓,来到瓦岗山,还想横行霸道,岂不是送死。可是,他是先锋,自己是参军,他说了算,没有法子,也只好跟着进兵。五千人马进了金鸡岭,来到山寨前,排好阵势,命军士上前叫阵。不多时,瓦岗山寨门大开,从寨内出来三千人马,列好队伍。中间一杆帅字旗,上书一个“秦”字,秦琼骑着黄骠马,立马在门旗之下。长平王邱瑞看见秦琼,喜出望外,心想:我这大年纪,何必再在朝中受昏君、奸臣的肮脏气呢?不如归降瓦岗,找个安身立命之地。他想到这里,马往前提:“先锋大人!老朽不才,愿战秦琼。”“好!你先出战,要打不过他有我哪!”邱瑞拍马来到疆场,秦琼一看,这不是我的姨夫吗!还是那一年为杨素送寿礼,在旅店和姨夫相认,这么多年,再没相见,急忙拍马迎了上去,这时邱瑞假意大声喝道:“大胆瓦岗贼寇,竟敢与官军对敌,待我长平王邱瑞拿你!休走,看槍!”这时秦琼和他二马错镫,邱瑞忙小声说:“秦琼!我要投归瓦岗,你假意把我拿下。”秦琼会意,二人假战数合,秦琼轻舒猿臂,抓住邱瑞束甲丝绦,轻轻一举,把邱瑞擒过马来,跑回本队,轻声说:“姨夫!你暂且委屈一下,咱们进寨再详谈。”邱瑞说:“好!”秦琼把邱瑞往地上一扔:“捆起来!”这一下把老头子摔得够呛。邱瑞心说:“好孩子!你倒轻一点呀!把我摔冒泡怎么办?”那些兵卒过来把老头子捆了起来。秦琼二次拍马回来:大叫:“宇文成龙,你不在京城享福,到我瓦岗寨来送死不成?”宇文成龙不知天高地厚,大叫:“好小子!你敢捉拿我先锋官帐下的参军,这还了得!”说着他竟拍马上前,举刀就砍。秦琼往旁边一闪,宇文成龙的大刀落空,差一点闪下马来。这时他的马正好跑到秦琼的马旁,秦琼就势一把抓住他的后腰带,擒过马来,跑回本队,往地上一扔,军士也把他捆上了。隋军一看先锋、参军全都被擒,“呼啦”一下子全都溃逃了。秦琼也不追赶,命收兵回寨。

且说杨广吓得浑身颤抖,守卫皇城的御林军扑灭了养性宫的火,又在皇宫内搜查一番,并通知守护京师的官军,在全城搜查。杨广受了惊吓,病倒皇宫之内,他听说瓦岗义军已经进了京城,不知虚实,忙命太监连夜去传宇文化及进宫。宇文化及听说瓦岗义军闹了皇宫,心里正在打鼓,太监来传他,可真把他吓了一跳,不知杨广为何召见他,只好硬着头皮进宫去见杨广。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回寨之后,秦琼命把宇文成龙押了起来,又命人把长平王邱瑞请来。姨夫外甥相见,自有一番叙旧,然后由秦琼把邱瑞介绍给程咬金、徐懋功等人。邱瑞说:“老朽我年纪大了,不愿在京城里成天受昏君、奸臣的肮脏气,所以乘此良机,归降瓦岗。只是老朽的家眷还在京城。如何是好?”徐懋功说:“无量天尊!老人家您尽管放心!贫道自有安排。已命人给您收拾房间,派人专门侍候,您就住在山上享福吧!过不了几日,我保您合家团
圆。”“多谢军师!”长平王邱瑞又说,“这次宇文成都挂了帅印,此人可不好惹,你们应早想主意。”徐懋功说:“贫道已有一个主意,要在这个宇文成龙身上把兵退去。”程咬金和秦琼忙问:“是何主意?”徐懋功说:“你们附耳过来,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你们看如何?”程咬金听了哈哈大笑,说:“好主意!好主意!”究竟如何退兵,且待下回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